• 两个比喻

    日期:2009/04/30 | 分类:Miscellaneou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ema-logs/38714405.html

    都是在阅读论文的时候想到的。当时是灵机一动。现在想想,把它们完整总结出来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关于论文的导言和结论:
    写毕业论文,很多同学最大的问题是抓不住论述的中心。在导言部分往往都是在重复表示要做某事。误以为表明了要做某事就是论述的中心了。然后到了结论部分也 是,自己都不知道洋洋洒洒地写了几十页之后想要怎样的结论。(这其实就是从论文的准备阶段就没有搞清楚要论述的中心和重点而落下的病根。)这样的论文,中 段儿(也就是主体部分)由于并非拥有十分具体的中心反而让人觉得那么说也行,这么说也行。所以我说这种Introduction和Conclusion都 非常不明确的论文,就好像一个人的头部和脚部都被打上了马赛克,让人无法分辨张三李四、男女雄雌;而中段儿的轮廓倒是还能分辨出是个躯干的部分,可是由于 首足无法分辨,因而其实也没有意义。只有当头部脸部清晰可辩的时候,躯干部分的论证作用才能发挥出来,作为结论的脚部也才能够站得坚实有力,给人以稳健可 靠之感。

    关于论文各章导入论述前的叙述语言:
    我说这部分就好像戴帽子。帽子如果戴得恰到好处,对着装的整体效果可以起到烘托的作用,更可以激发人们观看(阅读)的兴趣。但是有些同学把这部分的叙述写 得太冗长繁琐;还把一些本该是经过分析论证才能得出的一般性的结论都一股脑地放在了那里。这就好像一个人戴了一顶硕大无朋的大帽子,把自己的脚尖都遮盖进 去了。这样的话,你的衣服穿得再整齐、再得体好看,别人也看不出来。更会觉得,你干脆就只戴了顶大而空的帽子而已……

    我知道,要把这两个比喻所表达的观点说清楚的话,那就得写一篇逻辑严密的article of exposition了。得要1、2、3,A、B、C地那么去说才行。有机会的话,我也许会在口头上那么去说说。文字上我就不对自己严要求了。主要为了表 示一下对自己当时的灵机一动而沾沾自喜,所以记录下来,以备以后有机会的时候更好地show-off一下。

    所以,我在自娱自乐,请不要对号入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